发星网

艳丽的近义词裸体XXXX经典

来源:发星网 发布时间:2021-02-18 15:28:04 7017

味刺激完全勃起,虽然尺寸艳丽的近义词只比人的小指略粗,却是十分细长尖翘。又舔了几下后,那狗就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去,将自己的宝贝对准了安心的腿间,然后顺畅的插了进去,另一条

安心刚刚发泄了欲望,又被调理了一下身体,只觉得脑筋都清明了起来,此时就眯着眼看着裸体XXXX经典沮丧的王猛,忽然背着双手笑咪咪的凑到他眼前道:“你的人很好,叫什么名字?”王

「啊啊……少主……我就是要艳丽的近义词你……在曲宁里面……」女人嘶声吟哦,冶豔脸庞陶醉,臀部随抽送力道挪移,双腿夹住令她快乐的泉源。   

 「我是怕有人把我家屋子里的空气都污染了,臭气熏天,光天化日之下做伤风败俗的事。若是被人看见传出去,那我爹的声名不就毁了!」她故意用手扫扫面前的空气,似要赶走一屋子淫臭味似的。    什麽文采风雅的公子哥,根本是无耻下流的败类,居然在她这心智未成熟的大家闺秀面前,上演春宫秀,他是嫌她从未看过喔!    最可恶的是南宫烈,真不挑嘴什麽样的女人都不弃嫌,个个狂蜂浪蝶都成为入幕之宾,名符其实是靠小白脸吃饭的家伙。    「是呀,不仅颜面尽失哩!还让你这未来妻子颜面扫地是不是?要是令全京城的人都知道,你慕容小姐锁不住一个未婚夫的心,还让未婚夫四处找女人过夜,这颈子可要垂得低低的,在众人面前怎抬得起头来?」虽然不屑这门亲事,不过南宫烈言之凿凿接下揶揄,倒是不想多让步。    这陷害别人不成反让自己掉入泥泞的羞辱,令慕容雪茵像是被烫著似的瞪来:  「谁?谁……是你未来妻子呀?」她两手插腰、气急败坏大嚷,又怕声音吵到外面令自己蒙羞。  打她出生以来,还没见过这麽恐怖污秽的画面!    「你这种下流的人不配和我有婚约关系!」难道他之前传闻,都是专和女人干这种事,真是太龌龊,太肮脏了!    面对这些年他在外面如何风花雪月的风流韵事,她的心竟气闷的快得内伤,眼泪在眼眶兜转,趁他整理好仪容穿戴整齐漫步而来,直接想赏他一巴掌,却被他顺手扣住,两方对峙分外眼红。    「慕容老头的教育可真失败,女儿闯进别人房间把别人的裸体看光光,还可以大言不惭要别人滚出去。」南宫烈极有兴趣数落下去。    「不过慕容小姐不像大家闺秀也是情有可原,毕竟从以往经验观之,可见任性的个性一点也没变,更皇论有什令人期待的气质出现!」紧瞅慕容雪茵一直想抽出手肘惶乱的神色,南宫烈意有所指再度戏谑。    好不容易抽离他的手,她忿瞪他。若是用目光可以杀人的话,她早就将他杀了千百次;他想骂她也就算了,可不准他连她父亲一并污辱。    「对呀,本姑娘是没气质没错。」不过没关系,她收敛神色老神在在。「才不像某人,生活淫乱没品到可以兴趣一起就随便躺到别人家里……办事,像两只发情的公猪和母猪,欲望一来仍毫不在意有人注目、观礼随意交配,倒是令本小姐见识到什麽才是名符其实的两头畜生!」  双颊恣恼红,她净捡些污秽字眼辱骂,令南宫烈身後的女人恼羞成怒。    查觉她开始口不择言,南宫烈摇动扇子想躲开她无地放矢的赘言,才跨开一步,却听到她意犹未尽一劲奚落。    「瞧!你不回应表示承认你是禽兽而非野兽是不?喔,错了,应该是两个名词均可形容你这种花花大少才对。」慕容雪茵瞟向房里那装作腼腆的女人,故意吹嘘两者开骂。    「就是有女人笨到会识不清你这种人的底细,还好只有我一个眼睛是雪亮的,从小就见识到他在各个投怀送抱的女人堆里打转。这种花花男厚颜无耻只想要姑娘的身体,图什麽利益,最会逢场作戏,等到手就把人家吃乾抹净飞个不见人影……」    「哈!小丫头倒是讲得义愤填膺,似自己也亲身体验过一样。」令欲步离的男子缩回脚步,折扇拍脯,俊容露齿无赖一笑。殊不知她是单纯、白目、还是没神经到不自知的地步。    登时,你来我往、唇枪舌剑的气氛,令房内的曲宁自觉好像被当成隐形人。    「殊不知是哪家小孩在四年前偷溜进别人家里,在别人招待艳丽的近义词宾客的晚宴涂黏著剂於椅上,在客人杯子洒泻药……」说到她那时捣蛋的行为,南宫烈就一肚子气,害众人屁股开花,拉肚子三天三夜,害他颜面尽失得罪不少人,独自一人花多少年的心力才揽回家族名誉。    「那是你活该,谁叫你请遍大江南北有名望的人,独缺慕蓉家没请!」没想到她立即回嘴,所呛的口气是理所当然到令他吐血的地步。    为了讨回被他骗走的布娃娃,这只是她一点点、小小报复手段而己,怎及过他这时在她面前演的风流戏。    面对她硬是胡掰的理由,不想理会小女孩幼稚的言论。    「看来明天的江南行,我们不必培养感情了。」只要想到她後来见缝插针、捣蛋的烂帐,可不只一椿,南宫烈愈想愈火,索性个头往上一跃,步出房间便使出轻功踏上屋檐,足靴潇洒落行一大段距离,想远远抛离那是非之地,再一屁股坐下,抛下屋内他的红粉知己。    「啊!少主!」留下屋内的曲宁公主痴怨叫著他,慕蓉雪茵得意洋洋终於耍嘴皮战胜赢了这一局。    将双臂枕在头下,南宫烈跷起二郎腿躺在屋顶,视著夜空。    好!既然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人家都赶他走了,他还赖在那里做什麽!他宁愿露宿外面,以大地为床、天空为被,做人也要有骨气,绝对不会睡在慕蓉家两父女的屋子里。

自己的亲生骨肉和帝皇的恩艳丽的近义词宠,一时间只觉心慌意乱,竟然一点头绪都想不到。

上一篇: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爸爸竟然这样对我说
下一篇:正在播放少妇在厨房偷人 隔壁机长大叔是饿狼
相关推荐
点击浏览更多资讯